第270期
第264期
第263期
第262期
第261期
第260期
第259期
第258期
第257期
第256期
第255期
第254期
第253期
第252期
第251期
第250期
第249期
第248期
第247期
第246期
第245期
第244期
第243期
第242期
第241期
第240期
第239期
第238期
第237期
第236期
第235期
第234期
第233期
第232期
第231期
第230期
第229期
第228期
第227期
第226期
第225期
第224期
第223期
第222期
第221期
第220期
第219期
第218期
第217期
第216期
第215期
第214期
第213期
第212期
第211期
第210期
第209期
第208期
第207期
第206期
第205期
第204期
第203期
第202期
第201期
第200期
第199期
第198期
第197期
第196期
第195期
第194期
第193期
第192期
第191期
第190期
第189期
第188期
第187期
第186期
第185期
第184期
第183期
第182期
第181期
第180期
第179期
第178期
第177期
第176期
第175期
第174期
第173期
第172期
第171期
第170期
第169期
第168期
第167期
第166期
第165期
第164期
第163期
第162期
第161期
第160期
第159期
第158期
第157期
第156期
第155期
第154期
第153期
第152期
第151期
第150期
第149期
第148期
第147期
第146期
第145期
第144期
第143期
第142期
第141期
第140期
第139期
第138期
第137期
第136期
第135期
第134期
第133期
第132期
第131期
第130期
第129期
第128期
第127期
第126期
第125期
第124期
第123期
第122期
第121期
第120期
第119期
第118期
第117期
第116期
第115期
党代会专刊
党代会专刊
  • 版面导航 | 本版导航日期查询
    秋之白华之生命的伴侣
    上篇  |  下篇  作者:顾艳 时间:2015年05月21日 字体:[ ]

     

    1924年初,23岁的杨之华考入上海大学,离开丈夫和女儿独自前往上海,在摇曳的乌篷船中开始了她的另一段旅程。作为一名进步青年,她对社会学求知若渴,拥护革命。而故事的男主人公瞿秋白是上海大学才华逼人、风流倜傥的教授。两人似乎没有交集,每每上课,总是匆匆来,匆匆去,只留下惊鸿一瞥。谁都不知,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抹身影静静地藏在她心里的某个角落。
    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之华的婚姻是自由恋爱,丈夫剑龙是杭州郊县的富家子弟,两人有一个2岁大的女儿。任谁看来,她的婚姻都是再幸福不过。但之华是一名进步青年,而丈夫剑龙却认为女人就应该好好呆在家里。看似甜美的家庭,实则貌合神离。之华与丈夫之间距离越来越远,离心里的那个人越来越近。
    而瞿秋白夫妇,先生去过苏俄,是中国俄文最好的人,太太剑虹“五四”时是学生领袖,创办了《妇女声》。两人感情静谧无声,却心意相通。
    后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的攻击加剧。而在此时,剑虹患肺结核去世。工作压力下的秋白,加上丧妻之痛,日渐消瘦。
    暑假,之华没有回家,渴望与他一起工作,分担他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他的思想、言谈举止,也在不知不觉中照亮她的生活。
    在纪念“双十节”的大会上,学生的爱国热情受到来自租界当局的打压,学生黄仁被推下讲台意外摔伤不治,这一事件在学生中引起巨大的愤慨,他们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更坚定地站到了反帝反封建的最前线,之华作为共产党员担当起学生会的重要工作,她和秋白之间的感情也在斗争中成熟起来。
    她想努力一次——
    “我有一些话,想对他说,却不知道怎么说。
    “那就不要说。
    “他知道我爱他吗?
    “知道。“那他爱我吗?
    “他不敢。”
    两人之后再也没提及这个话题,直到之华回家去解决离婚的事。秋白陪他回去了。
    两人独处时,剑龙对之华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他。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个平和、博学、宁静的人。”
    婚后之华秋白两人,并无多大改变,仍是为了各自的工作而奔波。搬家的时候,秋白递给她一个印章,道:“ 新娘子刚搬进来,就要走,送你的,喜不喜欢?”润白的新玉上刻着四个篆字,秋白、之华——秋之白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之后的日子虽动荡游离,他们仍是度过了最幸福的十年。
    白色恐怖下的上海,夜里都不能安生。之华收拾着被砸破的玻璃碎片,秋白靠在床上,不能入眠。
    “我的责任太重,不知如何去完成。
    “不知道怎么完成,也要完成,这不仅是你一个人。
    “是的,虽是迷茫,我不想推脱,也无意推脱。”
    党代会召开的那夜,在丈夫回来那刻,之华脸上始终凝重的表情才松懈下来。
    “我担心了好久,这次要是出事,那损失太大了,这次参加的会议都是那么重要的人。
    “记住这个日子,我党的新篇章。”
    秋白虽然疲惫,却仍是压抑不住欣喜。看着妻子的脸,“我做的事很危险,可能看不到后面的路。”
    “我们只要越勇敢,就会离胜利更近一步。”之华温柔地回道。
    “想给你的太多,却能给你的太少。
    “你给了我够多。”
    后来党派秋白去执行任务,之华仍是不能陪同。离开前他对之华说:“其实你不用这么美丽,有你的智慧就够了;其实你不用这么智慧,有你的勇敢就够了。”之华拥着秋白,泪水早已流了满面。秋白离开的那个晚上,天空飘着雪花,之华站在原地看着秋白坐着黄包车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可是仍久久不肯离去。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分离,也是永远的分离。
    秋白穿着之华缝制的衣服,迎来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带着微笑离开了他的国家,他的之华,鲜血染红了满山的花海。
    获得丈夫死讯的之华,悲伤却无言。母亲劝她离开这个悲伤之地,她却看着丈夫秋白的遗像道:
    “我不工作,秋白会生气的。”
    就这样在其后的38 年里,杨之华独自一人面对风雨,曾经被捕入狱,曾被隔离审查,颠沛流离地生活,却从没停止过工作。
    “即使你已不在,我也要勇敢地走下去。为理想,为信仰。”
    关闭】【Top
    上篇:无
    下篇:涵养公共场合的规矩意识